梓缁

墙头巨多,写自己喜欢的

我正在慢慢变成无趣的大人......

解锁唇釉涂指甲技能🤘🏻已经闲出病了

new start

【正泰abo】羊肉汉堡包


又到了五谷丰收的季节,作为全国农产品生产基地,BH村又迎来了一年中最为忙碌的时候。

也许是老天的眷顾,在举国上下都被极端天气困扰的不行的情况下,BH村的天气依旧是风调雨顺,甚至比往年都要好上几分。

不同于各家丰收的喜悦,卖羊肉的田家却是愁到不行。你说田家的羊也养得肥肥的,订单也是络绎不绝,那还有啥好愁的?却是那个刚成年的alpha田柾国。

按照BH村村规第一条,所有alpha都必须在成年的那一年永久标记一个omega。所以田家上上下下都紧张地张罗着这个宝贝的终身大事。

要说田家,那世世代代都是产出优质羊肉味信息素alpha的大户,为啥就这儿子特别受宠呢?

那自然是因为他特别特别的优质,膻味很轻,还有一种特殊好闻的香味,这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所以必须好好的找一个配偶,不光要门当户对,还得要有几分姿色的,不然不就糟蹋了田柾国这优秀的基因了嘛。

这门当户对啊就是BH村村规的第二条了,相互结合的ao的信息素必须是完美相融的。

然而田父田母想破了脑袋都没有想到合适的人选,你说长得好看的吧信息素不对,信息素对的吧又长得歪瓜裂枣的,难得有几个勉强够上条件的呢,又都有所属了。

你说这又要外表又要内在的简直是不可能的事,别说,还真有,比如那村南边的红酒味alpha金南俊和巧克力味omega金硕珍,和那村北边的薄荷味alpha闵玧其和奶昔味omega朴智旻。

田家上上下下掰着手指数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生生在黑发中愁出了几根白发。

出现转机的那天离田柾国的成年已经过去了将近半年,当田家上上下下都已经陷入绝望的时候,同村的亲戚闵家却是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好到什么程度呢,好到整个田家沐浴更衣又整了一大桌好菜来迎接,好到连在舒适的被窝里磨磨蹭蹭的田柾国都毫不留情的被丢进了浴室,不情不愿地去洗漱整理。

闵玧其带来了一个完全符合要求的人选。

当田父田母越过手牵着手站在自家大门口的闵玧其和朴智旻,看到长得相当标致的孜然味omega郑号锡的时候,一瞬间就心花怒放了。

赶紧拨开前面黏腻的两人,一人抓着郑号锡的一只手就将人拖进了屋子里,摁在了上上座的位置上。

郑号锡一路陪着笑,内心却是糊涂得很,然后就一脸懵逼的被请到了上上座,反应过来连忙起身,却又被热情的田父田母给摁了下去,只好用更灿烂的笑来掩饰内心的慌乱。

趁田父田母不注意的时候向闵玧其投去一个不解的眼神,对方却根本不看他,一心一意地调戏着怀里脸已经红成了苹果笑得眼睛成了一条缝的朴智旻。

被秀一脸的母胎单身郑号锡忿忿地瞪了一眼在角落卖力吃着狗粮的哈士奇。

当将自己收拾的清清爽爽又被母亲拉到一边拍拍打打一番的田柾国跨进餐厅,看到在上上位打扮得人模狗样的,极不自然地端坐着的郑号锡时,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手脚都快紧张得出汗的郑号锡听到笑声一抬头,看到了田柾国的脸时,一脸诧异地喊出了声:“柾国?!”

跟在身后的田母那叫一个惊喜,内心飘过无数弹幕。原来两个人早就认识啦?看我儿子笑得这么开心身子都抖成这样了!看那个漂亮的小伙子叫我儿子叫得这么亲密!难怪那个小兔崽子一点都不急着找对象,原来金屋藏娇了!两个人有戏!有戏!有戏!

然后就看到自己儿子笑得脸通红地转了过来。

“妈,这就是你说的相亲对象?”

一脸懵逼的田母呆呆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就看到自己儿子再也憋不住得捂着肚子笑到差点蹲了下去。

那头郑号锡倒是在震惊之余立刻清醒了过来,合着自己是被拉来相亲了,对象还是田柾国,哐当一下站了起来,急急忙忙地解释。

“那个伯母啊,我和柾国是好兄弟啊!”

瞬间空气就陷入了凝固,每个人都在努力消化着眼前的情况,闵玧其皱起了眉头,他怀里的朴智旻震惊的张大了嘴。

寂静中传来了田母有些小心翼翼却略带期待的声音。

“好兄弟也是可以在一起的嘛!你看你们肯定互相了解,关键是信息素也合,这......”

却被面前的儿子无情地打断,然后坚决地拒绝了。

一顿饭吃的索然无味,临行前,闵玧其拍了拍几乎和自己鼻子平齐的田柾国的肩,开始深深地担忧这弟弟的未来。

这么好的omega竟然拿来当兄弟?!

注孤生。

眼看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田柾国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omega。

田母觉得自己已经开始精神错乱了,已经开始想一些乱七八糟的手段了,已经想给儿子下药了。

然后又狠狠地拍着自己的脑袋告诉自己清醒。

某天早上,天还只是蒙蒙亮的时候,田家结实的大门被人重重的敲响。

声音之大之密集在寂静的早晨显得格外的吓人,果然,田家结实的门板上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丝裂缝。

光着上半身的田父在被田母踹下床之后终于在门板壮烈牺牲前及时的开了门,眼睛都还没怎么睁开,耳朵里就传入眼前人几乎是吼出来的声音。

“村里刚搬来了个omega!真的是绝色啊!你们赶紧先下手为强!”

田父的精神状态在短短几秒内经历了过山车般的大起大落,从迷糊到惊吓到惊喜到惊慌。

“南俊啊!你叫这么大声!全村人都听见了!快进来和我说说这个o的具体情况,比如信息素啊...”

却见金南俊呆立在原地,然后恍然大悟般一拍脑袋。

“我刚才一看到人就觉得太好看了然后一懵就直接跑过来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他是啥信息素......不然你现在随我去我家,人正在那里登记呢!”

然后BH村村长家的二儿子,智商148的金南俊,就被田父以一种看智障一般的眼神扫视了全身。

两个人正大眼瞪小眼呢,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异常熟悉的怒吼声。就看见金硕珍围着围裙举着菜刀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

“金南俊你一大早发什么情呢!我知道新搬来的omega长得好看!可是我也很好看啊!你至于兴奋到来跑圈啊!你这个喜新厌旧狼心狗肺的臭男......”

人字还没发出音,就看到门里面的一直一丝不苟的打扮的田父赤裸着上半身顶着鸡窝头,眼睛和脸都肿的不行,偏偏还用一种非常悲悯的眼神望着自己和金南俊。

这个画面怎么看怎么奇怪,金硕珍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捏紧了手里的菜刀,默默往金南俊身后躲了躲。

田父在重新躺回床上的时候脑海里还是最后金南俊讨好着搂着金硕珍离开的画面,腿很长的金南俊套了一件老头衫,生生把自己穿成了五五分,腿同样很长的金硕珍,围了一条粉红色的围裙,娘的不行。

田父摇摇头,无奈的想着这就是BH村智商最高战斗力最强的alpha和他的研究生omega。

果然热恋中的人都是傻子。

想不到的是那个新来的omega真的在这个小小的村落中掀起了不小的风,各家各户都带着自己刚成年的alpha去提亲。

更想不到的是,这新来的omega竟然在田家大院的正对面开了一家汉堡店。店的装修风格非常的梵高,大片大片明艳的色彩撞在一起,像一朵朵的花,火辣张扬地开着。

田父看着提亲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有长得好看的有长得不好看的,有些甚至来了好几次,但都是满脸希望的出来又满脸失望的出来。心下却觉得奇怪,这莫不是哪里来的仙子,这么清高?

这田父一寻思,当下去地下室里挑了一瓶珍藏的82年矿泉水,又拎着一只肥美的羊腿准备去拜访一下这朵高岭之花。

汉堡店里已经没有前些日子那么拥挤了,却还是徘徊着一些念念不忘的alpha,随随便便点个汉堡,然后在离柜台最近的位置坐一天,欣赏一下店主的美貌。

不要脸。

田父在心中相当的不屑,却也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店主实在是太好看了。和自家儿子一样好看,这要是能生个娃出来,那定是abo中的龙凤啊。

这么想着更加坚定了自己的脚步,边走还边美滋滋地幻想了一下将来抱着孙子的温馨场面。

“泰亨啊,生菜用完了!你赶紧去买一下!”熟悉的声音从后厨传来。

“好的我现在就去!”然后好看的店长就这么和田父擦身而过,剩下他和刚从后厨跑出来手上还捏着一片腐烂的生菜叶子的朴智旻面面相觑。

“田伯父...你这是...?”眼神停留在那只肥美的羊腿上开始流口水。

“提亲啊”,田父却自豪地扬了扬手里自己一直很宝贝的82年矿泉水,“再拖下去我儿子就要孤独终老了!话说智旻你不厚道啊,这么好的omega怎么不介绍给柾国?”

朴智旻的视线依旧黏在羊腿上,语气却有点遗憾,摆摆手。

“不行的他们不合适,泰亨的信息素是汉堡面包,羊肉汉堡包想想就好笑哈哈哈哈...”

然后就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羊腿越来越远的落寞的背影。

田父愁得啤酒肚都小了一圈,田柾国倒是悠闲自在到不行。

他其实很肤浅,他觉得羊肉信息素其实很百搭,但是自己那古板的父母一直坚持要结合出传统的味道,他一直也都挺孝顺的,所以不会过分的去反抗父母的良苦用心。

“其实只要脸好看就行了嘛!”,田柾国总是和好友郑号锡吐槽,“羊肉配芥末都好吃还有什么不能配的!”

郑号锡总会在这时候想起上次去田家那惊心动魄的经历,摸摸自己的帅脸,然后默默地离田柾国远一点。

“我对哥没兴趣”,田柾国鄙夷地眼神毫不犹豫地扫过来,“哥虽然长得帅但不是我的style。”

“但是你父母喜欢我啊!”郑号锡这么想着就又往边上挪了一点。


田柾国一般是不会吃汉堡这种对长肌肉一点都没用的东西的,但听说智旻哥在店里帮忙,就打算也过去看看。

没想到这一看,整个人生就不同了。

那天田柾国穿着一件非常随意的白T,一条洗的发白的破洞牛仔裤,一双有些脱了胶的夹脚拖,晃晃悠悠地来到汉堡店——

还没找到他智旻哥,就看到了在收银台后面的金泰亨。

嗯?

这个小哥哥这么好看,为什么没有人介绍给我?!

于是田柾国在跨进店门的下一秒,就转身离开了。

回来的时候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用一条看起来就很昂贵的皮带把衬衫系在恰到好处露出脚踝的九分西装裤里,脚上黑色的皮鞋擦的锃亮。

朴智旻从后厨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的田柾国正在收银台前帅气逼人地点餐,圆圆的兔眼笑成好看的形状,向面前的店主放着电。

颜兔。

朴智旻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柾国啊你来了!”表面还是乐呵呵地迎了上去,勾住田柾国的肩。

然后就看到这个一直帅气的弟弟转过头来朝他挤眉弄眼,做出了前所未有的难看而扭曲的表情。

心里的白眼已经翻上了天,想赶紧把这个弟弟从美颜的漩涡中拉出来,却突然想到前几天前田父提着的那只羊腿。

偷偷凑到田柾国的耳边。

“把你家最好的羊腿给我,我就帮你。”弟弟算什么,羊腿最重要。

得到允诺后,朴智旻就开始闭着眼睛一通乱夸,说着说着就激动地抓起了金泰亨的手,两眼放光。

像在推销什么奇怪的产品。

田柾国看到金泰亨懵逼中带着惊吓的脸,开始无限后悔叫朴智旻当助攻。

果然哥哥什么的都是靠不住的,还是得靠自己。

一把扯开还在向金泰亨滔滔不绝地喷着唾沫星子的朴智旻,田柾国找了一个帅气的角度。

“泰亨哥,我最近生活有点拮据,能来你店打工吗?”

身后的朴智旻非常嫌弃地看着田柾国一身名牌,摇着头感叹果然是刚成年的小屁孩,撒谎都做不好,像金泰亨这种已经开始踏上奔三大道的老司机肯定秒秒钟看穿了。

结果就听到金泰亨略带笑意地声音。

“好啊,正好智旻最近一直和我抱怨没时间和玧其哥谈恋爱,你就代替他在后厨吧!”

朴智旻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来自世界对他的嘲讽,他决定离开这里,去找闵玧其。

当然如果他知道闵玧其会在听说这一切后立刻从床底下掏出自己逼问了好久都没有找到的私房钱准备包一个大红包,并且带着一脸我们家弟弟终于开窍了的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傻兮兮的笑容。

他一定会选择保持沉默。

朴智旻看着闵玧其难得笑得露出了猫纹,异常惆怅。


话说金泰亨搬来BH村的第一天,在村长家登记,村长家的儿子金南俊在看到他的年纪后,便告诉他得赶紧找个alpha,然后就向他强力安利了BH村第一黄金单身汉,颜正,腿长,有腹肌,器大,活好,有翘臀。

金泰亨对好看的人自然感兴趣,而且也觉得自己是该找个alpha了,于是顺理成章地在田柾国家租了个房子,开了这家汉堡店。

他对自己的魅力还是很有自信的。

一开店的确来了不少alpha提亲,金泰亨觉得自己花大价钱安的门槛都要被踏破了,心疼的不行。

来提亲的alpha优劣不等,但是就是没出现金南俊说的那么神乎的优质alpha田柾国,导致金泰亨一度开始怀疑,这么优秀的a,到现在都没找到合适的o,难道他的性取向是a?!



金泰亨通过后厨门口的帘子的缝隙观察田柾国,遮眼的刘海用一个夹子夹起来,露出清秀的眉眼,深色的衬衫随意地挽起,露出精壮的小臂,围裙紧紧地系在腰间,勾勒出好看的线条,微微俯身,专注的洗着手里的蔬菜。

小兔子已经在身边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田柾国的成年额度眼看着就要完了,他终于开始急了,原本是打算等到时间紧迫的时候随便找个好看的o就行,所以一点也不急,可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他有喜欢的小哥哥了,可是他连小哥哥的手都没摸到。

兔子一旦急了,就很可怕了。


金泰亨明显感觉到田柾国最近在自己身边晃悠的时间变长了。有时候他在收银台算账的时候,田柾国会从后贴着他的身子向前看他的账本,金泰亨明显感觉到屁股后面顶着个硬硬的小山包。有时候别的alpha来和他搭讪,顺便想在找零的时候摸一把他的手的时候,田柾国都会凑过来勾着他的肩膀,贴着他的耳朵说些不知所云的话,然后接过金泰亨手里的零钱,递给对面一脸懵逼的alpha。

兔子开始进攻了,金泰亨自然是很受用的。

但是最近事情变的有些奇怪,金泰亨总能在田柾国贴近自己的时候嗅到一丝丝味道,这个味道很好闻,一种很烈的香气混杂着一丝丝淡淡的羊肉的膻味,却非常的和谐。

终于在第N次skinship之后,金泰亨的发情期不负兔望的提前了。

那次汉堡店打烊,金泰亨去后厨检查卫生的时候,发现洗菜小兔田柾国还在鬼鬼祟祟磨磨蹭蹭,心里大概就猜到了几分。

哟,终于要霸王硬上弓了吗?

果然田柾国的眼镜亮晶晶的从有些昏暗中的厨房中看过来,带着点期待。空气中立刻就充满了田柾国好闻的信息素,带着压迫性一股脑儿地扑向金泰亨。

金泰亨在那一瞬间就感受到了身体的变化,但还是强打着精神,弯着嘴角一步步走向田柾国。

田柾国被勾着脖子压着金泰亨倒在料理台上的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金泰亨有些粗重的喘息声就在耳边。

“小兔子这么急?”



田柾国彻底标记金泰亨的事在第二天传遍了整个BH村。

一直很swag的闵玧其一手牵着朴智旻,一手拿着大红包兴冲冲地第一时间赶来道贺。用朴智旻的话来说,这天的闵玧其高兴得像个吃到了糖的智障儿童。

围着粉色围裙的金硕珍张罗了一桌子的好菜,一边向新人敬矿泉水,一边不断打掉金南俊偷吃的手。听说由于菜品之多每个客人都吃饱了还剩大半桌最后全部由金硕珍自己吃掉了。

金泰亨的汉堡店,还是按时开门营业。店长好看的字洋洋洒洒地写在门口的黑板上。

“今日特供,羊肉汉堡包。”




【正泰】黑玫瑰


金泰亨追田柾国的招数非常烂俗。

送玫瑰花。

一大捧一大捧的送,仿佛不要钱。

不同于偶像剧浪漫的红玫瑰,金泰亨送的都是黑玫瑰。

大片大片的黑色,带着新鲜的味道,被送到田柾国的手里,然后转眼就枯死在了肮脏的垃圾桶中。

金泰亨,一个极其矛盾的人。

他能把一个不小心撞到他的人揍到六亲不认,也能在倾盆大雨中等田柾国一整夜。

人们说他脾气火爆,性格恶劣,却偏偏又是一个痴情种。

田柾国,一个同样矛盾的人。

他面对所有事所有人都保持微笑风度翩翩,却总是不摆好脸色给金泰亨看。

人们说他脾气优良,性格温和,却偏偏又是一个冷血动物。

有人说这两天生一对,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有人说这两水火不容,恶与善,极与极。

其实金泰亨和田柾国很早就认识了。

那时候两人还都是穿着初中校服的毛头小子,身材瘦削,五官没长开,剪着锅盖头,傻里傻气的。

那时候金泰亨还没开始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坏事,田柾国还是个乖乖跟在哥哥身边的糯米团子。

成绩很差的金泰亨留了一级,成绩很好的田柾国跳了一级,所以尽管差了两岁,两人仍是在同一年经历了中考的洗礼。

结果不意外,金泰亨去了最差的高中,田柾国去了最好的高中。

那时候已经初露英气的五官的少年们,就这么分开了。

你问舍得吗?那当然不舍。

但是得听命。

而命运往往是喜欢捉弄人的。

那一年田父生意失败欠了高利贷,却又没有生意人的胆识,畏畏缩缩地躲在书房的角落里,将一群讨债的凶神恶煞扔给妻儿。日积月累,母亲终是落下了心病,在一个下雪的一晚,悄无声息地跳下了高楼。没有任何预兆,没留任何信息,大概是被生活折磨得连写遗书的力气都没有了。

田父依旧是畏畏缩缩,听到妻子跳楼的消息只是目光呆滞地看着天花板,依旧躲在一边,将那群凶神恶煞丢给儿子。

还没成年的田柾国,却意外的冷静。将家里能卖的都卖了,先将母亲的后事料理好。然后走亲访友,能借多少借多少,骄傲如他,不知陪了多少笑脸多少面子,总归是还上了一些利息,换来了一时的安宁。

金泰亨就是在那时候再次见到田柾国的。

少年男人的气质已经逐渐出来了,原本单薄的身体也变的有些壮实,小手臂的血管突起,尽管黑眼圈很深眼袋很重整个人都是疲倦的模样,却不得不承认,苏得要命。

面前熟悉又陌生的少年脸上都是踌躇,犹犹豫豫地纠结着要不要开口。

如果不知情,金泰亨都以为田柾国是要对自己表白了。

“是要借钱吗?不用纠结,这种事不用和哥客气的。” 金泰亨素来性子直,有什么说什么,而田柾国心思就要细腻的多,甚至到了敏感的地步。

所以金泰亨就直直的把话说了出来,却不知面前窘迫的少年的自尊已经有些被伤害了。

田柾国对于金泰亨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执念,还是糯米团子的时候屁颠屁颠地跟在身后,就像每个小男孩心中都会有的一个超人哥哥那样看待金泰亨。然后慢慢长大了,有什么变了。

然而在田柾国弄清楚是什么变了之前,他们就已经分道扬镳了。

却在此时此刻,清晰的感受到了什么。

田柾国希望自己在金泰亨面前是强大的,是可以让他依靠的存在。

可是,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渐行渐远。

原本以为不会再有什么交集的人生,却在命运的捉弄下再一次相交在了一起。

田柾国因为将大部分的精力用于处理家里的事情,导致学习进度落后,最后考进了一所普通的大学。

金泰亨却因为在高考前几个月被父亲软禁在房间与狐朋狗友都断了联系,一用功,竟也是考上了同一所大学。

没有任何约定,没有任何联系,就这么阴差阳错的,又遇见了。

此时,两个人都已经完全张开了,少年英气的眉眼,少年高瘦却有肌肉的身材,远远的望过去,都仿佛能嗅到青春的荷尔蒙的味道。

此时的田柾国已经处理好了家事,父亲也终是在儿子日复一日的努力中找到了力量,准备东山再起。

此时的金泰亨依旧过的没心没肺,该惹事惹事,父亲也不再过分参与他的生活。

金泰亨自然无比开心,当他依旧像初中那样咧着四方嘴去揉弟弟的头发的时候,迎上来的却是田柾国冷漠的脸。

后来的日子,不管金泰亨怎么调戏,田柾国依旧是同一个表情,冷冷淡淡地回几句,无趣的像根木头。

什么都不一样了。

金泰亨却在一次又一次被拒中,逐渐明晰了自己的心意。他分明已经不只当田柾国是弟弟了,尽管分别了这么多年,再次见到时,喜欢的感觉却是要溢出来了。大概是再次看到这个长大成人的少年之后就沦陷了吧。

感情这种事谁说的准呢。

金泰亨的世界很简单,喜欢就要去追,在田柾国没有男女朋友之前,都可以。

田柾国的世界却有些复杂,他仍旧没有从之前的伤口中走出来,自己所谓的尊严与骄傲将他与金泰亨隔绝了开来,仿佛走入了一个死胡同。

黑玫瑰买了一束又一束,又枯萎了一束又一束。时间来了一天又一天,又走了一天又一天。

所有人都习惯了,所有人都知道金泰亨在追田柾国,所有人都知道田柾国不会答应金泰亨。

金泰亨的强势追求帮田柾国挡下了不少麻烦,田柾国也乐的清闲。父亲的新公司却是出现了一些问题,合作方在无意中知道了他借高利贷的前科,单方面毁了约,销声匿迹了。

田柾国每天看到父亲忙的焦头烂额,心里也是着急,只想快快毕业能帮父亲分担一些压力。父亲却在某一天突然给他来了电话,开心的告诉他有人投资了他的公司,资金运转的问题彻底解决了,马上运营就能步上正轨了。语气中包含着的喜悦从电话那头溢出来,包围了田柾国。

一切似乎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除了他和金泰亨的事。

对于这般强烈的示爱,任谁都不可能无动于衷,更何况是对金泰亨有所执念的田柾国。

可是田柾国太善于伪装,也太过软弱,他觉得自己面前仿佛横了座大山,怎么都逾越不了,又觉得自己面前仿佛充满了水雾,明明隐约看见心爱的人就在对面,伸出手拽住的,却只是湿润的空气。

都是空气。

这么长时间他试着去忘记,可是越这样就记的越深,金泰亨的每个表情都刻在脑海。偶尔看到他那般失落又不肯放弃的模样,田柾国几次拼命抑制住自己想要冲过去拥抱亲吻这人的冲动,心仿佛都在滴血。

有时又自暴自弃地想,就这么耗一辈子吧。

后来两人在一起之后还有人打趣,说他简直是高岭之花,金泰亨弄得一身伤才好不容易攀到顶上将他摘下来。别人不知道,田柾国心里却明晰的很,其实自己的内心,大概也是半斤八两。

金泰亨已经很久没有给田柾国送玫瑰花了。

准确的是,金泰亨已经很久没有来学校了。

传闻说金泰亨大概准备辍学回去继承父亲的公司了,原本风风火火的小混混摇身一变成老板,大家还真是无法想象。

两人之间看似唯一的联系断了,田柾国觉得自己的世界正在崩塌,一个可怕的念头闪过,他全身颤抖。

万一金泰亨失了耐心离开他结婚生子了怎么办?

怎么办,他离不开金泰亨,离不开的。

终是有人发现了不同,不光是金泰亨消失了,田柾国也变得不爱笑了,整个人颓废到不行。

就这样吧,就让我浑浑噩噩地过完这一生吧。

再次见到金泰亨的时候,田柾国差点就没有认出来。原本遮住眉眼的刘海用发胶分了边,露出好看的眉眼,原本张扬的耳坠被换成了黑色的耳钉,原本有些嘻哈的休闲装也被换成了裁剪得体的西装。

好看的不行。

手里拿着的黑玫瑰花上还沾着新鲜的水珠,生机勃勃的像是要唤醒田柾国沉寂已久的心。

那个人就这么定定地望着他,嘴角微微弯着一抹微笑。

两个人就相顾无言地站着,空气中仿佛很安静,却仿佛能听到电流噼里啪啦的声音。

金泰亨突然咧开了四方嘴,正准备抬腿向田柾国走去,却见那人突然发疯似的冲过来,一把将他揉进怀里,紧得仿佛要将金泰亨融进身体里一般。

花束被撞到了地上,金泰亨却无心去捡,缓缓抬起手臂环在了田柾国的背上。

不要离开我了,不要离开我了......

金泰亨听到田柾国在他耳边不停地呢喃,伴着温热的液体浸湿了自己的西装。

拍拍那人的肩示意他松开自己,却换来那人用手臂更紧地箍住自己。

金泰亨又好气又好笑,有些无奈道,你再这样哥要窒息啦!!快放开哥有话说!

然后就看到了那人红通通的眼睛定定地望着自己,脸上还挂着乱七八糟的泪痕。

瞬间就笑了,伸手揉了一把对方软软的头发。

这次还拒绝哥不?

就看见田柾国立刻俯身捡起了地上的黑玫瑰花束,紧紧搂在怀里,然后拼命的摇头。

金泰亨这下是彻底被逗笑了,正捂着肚子笑得开心,头顶出现了一片阴影,然后,嘴巴就被一片柔软给覆盖了。

起初是小心翼翼的,然后逐渐变得急切。

去他妈的自尊,金泰亨就是田柾国全部的自尊。

田柾国是聪明人,自然知道金泰亨突然弃恶从良一定是有原因的,也知道自己父亲的新公司突然有了大笔的资金也是有原因的。

至于是什么,都不重要了。

他知道金泰亨不会离开他就够了。

在一起之后田柾国曾问过金泰亨为什么追他的时候送的是黑玫瑰,金泰亨在他怀里噗嗤一下笑了,然后眼角弯弯地看向他。

知道黑玫瑰的花语是什么吗?

你是魅惑,且为我所有。爱你——愿为你付出所有。相知是一种宿命,相守是一种承诺。